新浪微博
腾讯微博
微信
QQ空间
QQ好友
手机阅读分享话题

闯荡非洲的重庆人

重庆爷们儿“血战”南非

2013-04-15 11:33:06

   人物档案

    徐有强,1957年生于重庆南岸,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。

    1991年,徐有强抵达南非,先后创立了南非三九公司、南非百家商城、南非中国大药房、南非中医诊疗院、南非海威房地产公司,重庆桌山葡萄酒公司、重庆嘉文珠宝等企业,并兼任南非中国大西南联谊会会长。

    见过徐有强的人,都很难把他和“富豪”或“勇士”这样的词儿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生长于重庆南岸的他甚至“长得有些寒酸”:

    黑,比记者见到的其他所有南非华人都黑;红,因为结膜炎,他的眼睛一天到晚都是红的;瘦,几乎一阵风都可以把他吹倒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汉子,却用20年的时间,在南非书写了一部华人创业传奇。

    50美元闯南非

    笔直柏油路,到处是别墅——难道这就是“水深火热”的非洲?

    “毕业后,你们想做什么?”老师问。

    即将毕业的77级大学生,“献身祖国建设”、“服务广大人民”在那时似乎是标准答案。但成绩一般、念书时最高职位居寝室长的徐有强的回答只有两字:赚钱!

    满座哗然。

    结果可想而知:课堂上被严肃批评,课后被要求深刻检讨。

    大学毕业,到了该“耍朋友”的时候。徐有强径直冲到同班才女孙庆涪所在单位,开门见山的一句话,“你做我女朋友,干还是不干?”孙庆涪虽然后来成了他的妻子,但当时的她,异常尴尬。

    这就是徐有强,简单而粗暴。

    1991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让徐有强有机会到了南非。50美金和一箱方便面,是他当时的全部家当。

    一下飞机,他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。笔直柏油路,到处是别墅——难道这就是“水深火热”的非洲?

    南非,盛产钻石,素有“彩虹之国”的美誉,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体。南非有着良好的交通设施,在非洲具有强大辐射力。但是,在经济上过度仰仗矿业和制造业,轻视轻工业和服务业,南非经济陷入结构失衡。

    可在众多国际冒险家看来,南非蕴含着巨大商机。

    “一颗一毛钱的干电池,在南非能卖5兰特(当时汇率1美金换2.5兰特),你说有没有吸引力?”

    即便如此,徐有强仍不敢对家里人实话实说。他在电话中告诉妻子孙庆涪:“我到美国了。”

  记者(右)和徐有强在百家商城门口合影。因为治安问题突出,所有保安都荷枪实弹。

    同胞不能窝里斗

    “有本事去挣当地人的钱,不要同胞窝里斗。斗到最后,倒霉的是我们自己”

    徐有强初闯南非,故事的开头丝毫谈不上精彩,摆地摊,卖拖鞋,卖手表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一年后,赚了点钱的徐有强重操旧业——行医。因为南非人不了解中医,几个月后,徐有强亏得连房租都付不了,仓皇逃出白人社区。

    徐有强这才发现,挣钱是第一要务。他的创富传奇至此才真正开始:

    在约堡,徐有强是第一个开火锅店的人,也是最早一批从事中国和南非间贸易的商人。袜子、帽子、鞋子,他几乎都卖过。贸易量最大时,一年有数亿美金的货物在周转。

    比如,徐有强看上了一种藤编包,便让山东外贸公司发来货试一下。结果,这个稀奇玩意在南非备受追捧,进价1.6元人民币,徐有强可以5美金单价再批发出去。

    尝到甜头的徐有强便给山东外贸公司打电话,“有多少我要多少!”

    结果,山东外贸公司把莱州的九个村庄组织起来,开足马力生产。

    但好事很快走到尽头,甚至到最后,同样的藤编包,他批出去的价格每个只有0.5美金。

    作为现任南非中国大西南联谊会会长,徐有强在内部会议上曾无数次谈及这一案例。“有本事去挣当地人的钱,不要同胞窝里斗。斗到最后,倒霉的是我们自己。”徐有强说。

    为避开同质化竞争,徐有强决定采取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走”的战术,不走寻常路。

    走专业化路线,强攻中医药产业。因为贸易而获得资本沉淀的徐有强勒马杀回,先后开设了一家医院和数家药店,并通过努力,让中医获得南非官方认可,并纳入医保体系。

    提高资金门槛,做一般人做不了的买卖,譬如钻石、红酒贸易。徐有强在重庆分别注册了两家公司,一是从事钻石批发,二是做南非四个红酒品牌的中国总代,原瓶进口红酒。

    2008年,趁着全球金融危机南非地价低迷,以400万兰特(当时兰特兑美元的汇率大概是14:1)的低价购入约堡一块地,徐有强杀入房地产市场。

    在那里,他修起了96套小别墅。就在项目即将竣工之时,原本周边是一片不毛之地,却被政府规划成了商业中心,地价大涨。

    初次涉水,徐有强便获得了高达40%的纯利润。一发不可收拾,徐有强又先后在南非多处圈地,并顺势杀入重庆市场,在巴南区圏下150亩地。

    “上个月我又在开普敦买了两块靠海的地。我喜欢买地。”徐有强很享受那种当“地主”的感觉。

百家商城大门。

    开启华人商业航母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商场,我制造了100多个千万富翁”

    如果说倒红酒、卖钻石鼓了徐有强个人的腰包,那么,接下来的故事,就是徐有强带领华商实现均富理想的最好佐证。

    2003年,因为当地房东大幅提升租金,大批华商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我们能不能联合起来,自己建商场?”一位华商建议。

    于是,徐有强便开始在华商圈子里串联。一摸底,有戏。

    徐有强给这个即将诞生的公司取名为“百家集团”,计划建一个“百家商城”,他希望招到100个股东,“人多力量大”。

    串联到36家股东之后,百家集团成立,由徐有强担任董事长。

    如何招齐100个股东呢?徐有强想到了在报纸上炒作。

    结果,广告刊发后的第二天,百家集团股东变成了54家。

    有了资本金的百家集团便开始着手选地。当地块选好之时,股东变成了80多家;付购地款时,“刹不住车了,股东增至97家了”。

    但当设计和预算一出来,徐有强又傻眼了:造价6000多万兰特!而在此之前,每个股东只支付了股本金18万兰特。怎么办?

    因为跟当地银行关系好,徐有强出面贷到了4000万兰特,燃眉之急得以缓解。

    就在百家商城即将竣工时,问题又出来了:装修款还缺400万兰特!

    股东招齐了,银行找过了,难道没招了?

    此时百家商城已炙手可热,当初没能入股的人多有遗憾,陆续前来寻租。徐有强瞄准这一机会,玩出了新花样——预招租。他要求有寻租欲望的华商,需预付一年的租金。

    就这样,几天后,400万兰特的缺口补上了。

    2004年9月18日,百家商城盛大开张。有媒体称,这是南部非洲的一艘华人商业航母的起航!

  1998年游行示威后,曼德拉接见徐有强等人。(左一为徐有强,左三为曼德拉) 徐有强供图

    据介绍,百家商城建筑面积2.8万平方米,有门面146个,股东总计118.5个。

    怎么会冒出0.5个股东呢?

    原来,百家商城供不应求,“有一个人非要入股,天天缠着我。没办法,后来我说在厕所旁的旮旯搭一个小房子给他,算是半股”。

    如今的百家商城是非洲最大的中国商品集散地。店铺的售价从入股时的18万,飙升至1000万兰特,月租金最低的也要5万兰特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商城,我制造了100多个千万富翁。”徐有强说。

    中国城的枪声

    “如果当时他直接扣了扳机,可能我现在就不能坐在这里了”

    财富和风险从来都是孪生兄弟。随着华人的迅速崛起,针对华人的犯罪也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一段发生在徐有强身上的故事,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好莱坞犯罪大片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那么勇敢。那一瞬间我什么都不知道,完全是出于本能。如果知道背后还站得有人,我肯定投降。”谈及11年前的那段往事,徐有强说:“我的财富中,一碗是汗,一碗是血,一碗是泪。”

    2001年10月23日下午1点,和以往一样,徐有强来到EILLS PARK体育场旁的中国城的公司,然后习惯性地把手枪取出,放在柜台里,便开始点货。

    此时,9名黑大个悄然窜至中国城。其中一人持AK47冲锋枪,其余的使用9MM小口径手枪。“我们只有4个。他们不让我们动,如果动,就打死我们。我们也没有办法。”保安SICELO说。

    迅速控制保安后,3名黑大个把持门口,其余的都冲进了中国城。

 

南非著名景点罗德岛。曾因关押曼德拉而闻名。 新华社供图

    歹徒的“疯狂”开始了。

    一名歹徒冲进徐有强的公司,不由分说,拖了个箱子就朝外走。徐的女店员上前拦住,要求对方付账。黑大个手一挥,便把店员重重摔到了墙角。也就是那挥手的瞬间,正在点货的徐警醒了,店员也吓呆了——黑大个手上带着“家伙”!

    就在以秒为计量单位的短暂时间里,徐从柜台里摸出枪,上膛,瞄准,射击!

    歹徒迅速后退至店外。当徐试图追击时,却被后面的一只大手搂住了……

    原来,徐身后还站着一位歹徒!

    “他的枪就对着我后胸。如果当时他直接扣了扳机,可能我现在就不能坐在这里了。”徐回忆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徐抓住了对方的枪筒。

    而几乎与此同时,徐的手枪也被对方抓住了……

    冒险家乐园?

    就在他被搂住的那一刻,先行逃窜的歹徒在店外朝他开了一枪

    两人扭打在一起,射出的子弹,都统统射向了天空——

    砰砰砰,砰砰砰!

    仅仅几秒钟,两人的子弹都打光了。

    短暂的僵持后,强壮的歹徒卸去了徐有强手中的枪,夺门而逃。

    此时,徐有强的视线之内,中国城里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大约又过了几分钟,南非上海工商会会长周建忠才赶到,“老徐,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徐有强笑着对周说,“刚才只要有一个人来帮忙,我肯定把他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你还有心思笑啊?”周急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还哭啊?”徐不解。

    周一把抓住他的右臂,“喏,你都受伤了!”

    “难怪这只手有点麻哟。”徐有强这才回想过来,就在他被搂住的那一刻,先行逃窜的歹徒在店外朝他开了一枪……

    几天后,当地多家报纸对该事件进行了报道,《南非华人报》的标题是:《勇汉子只身沥血斗凶顽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南非华人圈里,类似徐有强的故事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南非贫富差距悬殊,2/3的国民收入集中在占总人口20%的富人手中。而日益下滑的教育水平和地区发展的不均衡,又加剧了低素质的劳动力无法就业,社会矛盾丛生。加之大量津巴布韦等国的偷渡客渗入,偷盗、抢劫时有发生。

    在记者采访的20多位华商中,无一幸免的都曾有被抢劫的经历。久而久之,一些华商养成了随身携带为数不少的现金的习惯,以便遭遇不测时“舍财消灾”。

    但此举却是一把双刃剑。“几乎所有劫匪都知道中国人有钱。他们最喜欢抢中国人。”天津籍导游Ellen说。

   大游行惊动曼德拉

    500辆车的游行队伍浩浩荡荡,连绵数公里,从约翰内斯堡一直朝南非行政首都——比勒陀利亚驶去

    暴力在继续,悲剧便不会停止。

    1998年7月,华商仲志伟带着18个月大的儿子,和悍匪不期而遇。仲志伟膝盖中了一枪,而小孩却刚好被打在了眉心……

    这件事在南非华人圈引起了巨大震动。时任《华侨新闻报》主编冯荣生就和徐有强商量,“是时候采取行动了”。

    就在小孩下葬那天凌晨,他们组织了数千华人、500多辆车,为孩子风光送葬。

    从墓地驶出后,500辆车的车队打出了“恢复死刑,严惩凶手”的标语,浩浩荡荡,连绵数公里,从约翰内斯堡一直朝60公里外的南非行政首都——比勒陀利亚驶去,一直到达总统府前。

    总统府前,南非警察总监接受了华商们的请愿书,并承诺“一定要上达总统,考虑这个事情”。

    大约中午12点,警察总监传达了曼德拉的回复,“总统要接见你们,请选出10个代表来。”

    在曼德拉跟前,让徐有强感动一生的一幕发生了:

    “曼德拉把我的手一握,第一句话就说,‘对不起,如果今天知道你们的游行队伍要从我家门口过,我一定会开门欢迎你们。南非是个多民族国家,需要有你们这种千千万万的少数民族来帮助我们的国家,才会繁荣富强’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总统,能够当面给你说这些,不卑不亢,你有再大的气,也消了一半了。”徐有强说。

    会晤在和平的气氛中进行。

    曼德拉当场作出了加强治安管理和慰问家属的承诺,但不同意恢复死刑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把你们要求恢复死刑的意见提交到国会——但是,我不会同意。我们以前是种族割裂,有很多人冤枉进了监狱,比如我。如果那个时候可以乱杀的话,我就不可能有今天。”曼德拉说:“有很多事情要让历史来证明它的对错,我们不能随便动用死刑。”

    一星期后,曼德拉履行承诺,亲自登门到仲志伟家慰问,派驻6000军人进驻约翰内斯堡。并成立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,由徐有强担任副主任。现任总统祖玛上台之后,政府加大了对暴力犯罪的打击力度。近两年来,针对华人的暴力犯罪明显减少。

    游行示威之后,徐有强在南非声名大噪。

 

Editor:Chen Qiaod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