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在非项目

美心集团投资2亿埃塞俄比亚建非洲最大门业工厂

    中国门业企业海外建基地,美心集团头一个吃螃蟹。昨日,埃塞俄比亚工程与城市发展部国务部长阿尔卡贝·奥丘贝来到重庆,微笑着表示,“美心门真棒,欢迎美心来埃塞俄比亚建厂”。2009年7月,美心考察团已造访了这个东非国家,与该国达成合作意向,将投资2亿元建设非洲最大的门业工厂。

  中国首个海外门厂

  若一切顺利,中国首个海外门厂2010年初就开建,年中即可投产。美心计划,首期购地500亩,一年产门500多万套,每年销售额超5亿人民币。

  这是令人兴奋的前景。美心负责人表示,去年美心门出口30多个欧美国家,出口总额约6000万美元,今年上半年,金融危机让美心外贸蛋糕流失了四成以上。开拓非洲市场,找到新的外贸增长点,将让美心的外贸在危机中有效“反击”。

  据了解,目前埃塞俄比亚的门业企业还停留在小作坊阶段,全国都难觅一个大规模的门厂,高档木门供不应求。2亿元的投资加技术,有望在短期内让美心成为非洲的门业霸主。

  非洲成本低出一半多

  漫山遍野的竹子和桉树,郁郁葱葱,少人开发。美心负责人说,埃塞俄比亚守着海量的造门原料,却缺乏加工能力。这个陆地面积占全球不到1%的国家,生长着占全世界7%、全非洲三分之二的竹子。

  在埃塞俄比亚买竹子,需要掏的钱是砍伐费加运费,竹子本身几乎不卖钱;在这个国家招工人,人力成本低得让人心动,国民平均月薪折合人民币不过200元;造木门,需大块地皮,亟待开发的埃塞俄比亚土地出让成本低廉,最便宜的每亩不到1000元。

  国内的竹制木门,市场售价每套200-300元,若在埃塞俄比亚建厂造门,成本可降一半以上,低至30-40元,市场价也可比国内便宜六七成——百元左右的价格可适应消费能力较低的南部非洲市场。

  在非洲,埃塞俄比亚是政局稳定的国家,尊重中国和中国人,“中国生意人在该国多数混得不错”,陪同访问的我国驻埃塞俄比亚使馆官员称,有的个体户开个小家具厂,每年就赚数百万元。

    销售瞄准周边富国

   坐在家里出口套装门、防盗门,这样的海外销售模式变得愈发困难,美心负责人表示,生产成本和远洋运输成本高企,销售渠道也难就近开拓。将工厂直接开到海外市场,势在必行。

  首家海外工厂选址埃塞俄比亚,下一家选哪里?美心表示,埃塞俄比亚产的门,除供应非洲市场,还可就近卖到富得流油的中东国家,获得高额利润。下一个看好的目标国家是墨西哥,和埃塞俄比亚类似,墨西哥也有着低廉的土地、人工成本,且和富国美国、加拿大是邻居,在那里建基地,可用廉价产品辐射美洲大陆。

  “做门也可能成为世界五百强。”作为国内最大门业企业,美心集团雄心勃勃,因为当前的世界五百强中没有门业企业,但是全球门业市场总份额超过百亿美元。

  洋人街将克隆到非洲

  美心洋人街喊出“穷人经济学”口号,意为低廉消费的游乐园。重庆洋人街的成功吸引了奥丘贝的眼球,“埃塞俄比亚是欠发达国家,不富裕的百姓估计也会爱上洋人街。”双方达成合作意向,在埃塞俄比亚也建一个风格类似的洋人街。

  这个夏天,重庆洋人街将增添非洲元素,美心考察团在非洲招聘了50多位本土顶尖艺人,他们将来洋人街打工,奉献原生态非洲土著歌舞。

  埃国部长:我信任中国

  走下面包车,奥丘贝部长主动伸出右手。公司保安、清洁工站在七八米开外,眼尖的部长一个都不放过,挨个握手,并不停微笑、点头致意。灰色T恤、浅色休闲裤、大头皮鞋,奥丘贝的装束朴素且随意,透着热带国家的味道。

  没有秘书,也没有保镖,这位埃塞俄比亚核心部门的部长本子和笔不离手,将主人介绍的关键数据一一记下,他操着一口流利英语说,“我喜欢中国,信任中国,在这里,我感觉很安全。”参观中,奥丘贝始终保持着微笑,不多说话。据陪同人员介绍,这位部长在国内以干事实著称,懂经济,思维活跃,管着招商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。

  “精力充沛”是随行中方官员对奥丘贝的印象,昨天一行人访问了4家企业,午后的疲惫让人在车上直想打瞌睡,但他从早上8时到晚上结束一天行程,始终没停止过思考。

  每看到一种产品,奥丘贝都要询问价钱、性能和质量,然后拿出笔记本记下来。奥丘贝习惯为国家精打细算,埃塞俄比亚缺石油,看到机械产品,他每每要问,“它能用电驱动么,如果能用风能、太阳能,就更好。”

    来源:重庆晚报

 

Editor:Chen Qiaodi